学淘股 股票书籍 股票大作手 股市论谈 经济杂谈 理财前线 股票吧 股价分析器 股票入门
  学淘股 -> 股市论谈 -> 平常的职业,平和的心态,平实的功夫,平静的生活_股市论谈_论坛 -> 正文阅读

[股市论谈]平常的职业,平和的心态,平实的功夫,平静的生活_股市论谈_论坛

作者:无住多空
    投资投机、股票期货等等,无非是个平常的谋生职业。既然是谋生活,那就应该以平和的心态做平实的功夫,以稳定盈利为要务,为平静的生活提供可靠的物质基础。

    映现万象森罗,不摇不动;遍照缘生缘灭,不悲不喜。
    从孙子的克敌制胜转向老子的无争无为,以大盘为天气,以个股为土地,以资金为种子。
    息灭心兵,铸剑为犁,消弥纷争,长歌于天地间。歌曰:

    日出而作,日入而息。
    凿井而饮,耕田而食。
    帝力于我何有哉!

    人生一共就两件事:世间安稳与出世解脱。

    名利扰攘之时,深信因果不虚;浮云乱渡之际,彻见虚空不动。
    命自我造福自我求,此心之外别无主宰。
    德薄而位尊,智小而谋大,力小而任重,鲜不及矣。
    交易者长期生存平安富足的关键就是:本事大一点,欲望小一点。健康长寿一些,操作稳健一些。
    一株幼苗长成参天大树的路径是:每年长一点,长它几十年。
    春种秋收。一季作物从播种到成熟,总得有个半年时间。耐心等待,成长需要时间,涨跌也需要时间。有足够的时间长度,才有足够的空间广度。
    春季常有倒春寒,但不改气温向上的趋势;冬季也有小阳春,又何曾阻挡得了隆冬的脚步?上升趋势中必有下跌,下行趋势中必有反弹,知法尔如是,心不动如山。
    被重重欲望控制、被厚厚业力牵引、被密密习气缠缚,
    自在自由者几希。。。

    三界无安,犹如火宅。众苦充满,甚可怖畏。
    菩萨清凉月,常游毕竟空。

    实诸有多恼热,毕竟空自清凉。

    多思必阻滞,无念极畅达。

    昨夜德州游戏有感。

    交易同此理。

    心无挂碍,无挂碍故,无有恐怖,远离颠倒梦想。。。
    修行不到无心地,万种千般逐水流。
    恰恰用心时,恰恰无心用;无心恰恰用,常用恰恰无。
    须菩提,若菩萨心住于法而行布施,如人入暗,即无所见。若菩萨心不住法而行布施,如人有目,日光明照,见种种色。
    无念念即正,有念念成邪。

    一念不生全体现,六根才动被云遮。

    成住坏空,皆有定数。劳心挂念,适得其反。

    “何谓病本?谓有攀缘。从有攀缘,则为病本。”什么是生病的根本?是攀缘,就是我们的思想,一个念头接一个念头,像爬楼梯一样,一阶一阶上来。我们的心一天到晚在攀缘,要想求财、要求子,要这要那。《西游记》中用猴子来代表这攀缘心,猴子不抓东西不舒服。因为有攀缘所以就有病,求东西求不到就有痛苦,就生病,是病的根本。

    “何所攀缘?谓之三界。”大攀缘是三界,我们普通在欲界中攀缘,要名,要利,要好看,一切都要。昨天有位同学来这里,他在为佛教做事业,做得很痛苦,又没有帮手。我问他既然如此为什么不停下来?他说怕人家笑。我说学佛的人,称、讥、毁、誉、利、衰、苦、乐,八风吹不动,你管人家笑不笑?要做的时候也不要人赞叹,直道而行。这就是在欲界攀缘,好名、好胜、好强。贪图清净是在色界攀缘。连清净都不想,逃避了一切的一切,就跑到了无色界去了,还是在三界中攀缘。攀缘心不断,病不能去,生死也不能了。

    “云何断攀缘?以无所得。若无所得,则无攀缘。”怎么断攀缘?一切无所求,没有要求,只有布施出来就算了,不想要求回报,身体和生命尽量布施完了。
    “人性本善,由对境涉缘,不加检察,遂致起诸执著,好恶,种种情见,以埋没本性者,比比皆是。由是古之圣人,各垂言教,冀人依行,以复其初。其语言虽多,总不出格物致知,明明德,止至善而已。所言格物者,格,如格斗,如一人与万人敌。物,即烦恼妄想,亦即俗所谓人欲也。与烦恼妄想之人欲战,必具一番刚决不怯之志,方有实效。否则心随物转,何能格物。”
    舍。
    喜舍。
    慈悲喜舍。
    罗伊?纽伯格 Roy R.Neuberger

    美国共同基金之父,1903年出生于美国,1929年进入华尔街,1950年创建低佣金的“保护者基金”, 2010年离世,享年107岁。

    从15万美元发展到16亿美元的投资大师,他没有读过大学,也没有上过商业学校,但他一直在不断地学习。他一生经历了20世纪的27次牛市和26次熊市,是唯一经历1929年大萧条和1987年股市大崩溃,且两次都毫发无损的投资大师。在他68年的投资生涯中,没有一年赔过钱,被称为“世纪长寿炒股赢家”。他的成功不仅是拥有巨大的财富,还有长寿和美满的家庭。


    成功来自于对生活的好奇心

    在94岁高龄的时候,纽伯格回顾了自己的一生,说:“我至今还记得自己有多厌恶我50岁的生日。50岁,半个世纪!那么老了!我那个时候比现在还老。现在我每天仍去上班。对我而言,工作就是玩乐。在华尔街做交易激起了我的好奇心,我发现它特别有意思,特别令人兴奋。我仍然喜欢挣钱,我希望你们也能挣到自己需要的钱,把它用于一个重要的目的——既能让自己开心,又能帮助他人。我发现那才是生命的真正快乐。”

    他没有读过大学,也没有上过商业学校。那么,他是如何获得成功的呢?他说,“我的成功来自于对生活的好奇心,证券交易要求很高的直觉;而这种直觉需要你在生活中把自己视为一个学生去培养。在巴黎,也正是从那个时候起,我一直不断地学习,我研究人、研究生活,我观察、我倾听,并且阅读书刊。我从来不认为学习任何东西是浪费时间。”
    逻辑、信号。
    智、勇、舍。
    建仓无争。
    持仓无为。
    《股票作手回忆录》之:不要失去你的部位

    我的想法从来都没有替我赚过大钱,我总是坚持不动替我赚大钱,懂了吗?是我坚持不动!
    能够同时判断正确又坚持不动的人很罕见,我发现这是最难学习的一件事。但是股票作手只有确实了解这一点之后,他才能够赚大钱。
    原因在于一个人可能看得清楚而明确,却在市场从容不迫,准备照他认为一定会走的方向走时,他变得不耐烦或怀疑起来。
    有很多次,我都让别人的建议甚至让自己的不耐烦破坏掉了。一个人对自己的判断没有信心,在这种游戏中走不了多远。
    不理会大波动,设法抢进抢出,对我来说是致命大患。没有一个人能够抓住所有的起伏,在多头市场里,你的作法就是买进和紧抱,一直到你相信多头市场即将结束时为止。
    任何人所能学到一个最有帮助的事情,是放弃尝试抓住最后一档,或第一档。这两档是世界上最昂贵的东西。
    大多数人,我们把他们叫做顾客好了,都一样。你很难找到几个人能够诚实地说华尔街没有欠他们钱。在傅乐顿公司里,有你平常见到的股友,各种等级都有!嗯,其中有个老头子与众不同。首先他比大家老很多。另外一件事是他从来不会自愿提供建议,也从来不吹嘘自己的胜利。他极为善于倾听别人的话。他似乎不很热衷去追求消息,也就是说,他从来不问说话的人听到什么或知道什么。但是有人给他消息时,他总是很客气的谢谢通风报信的人。要是证明消息正确,有时候他会再三感谢提供消息的人。但是如果消息不对,他从来不抱怨,因此没有人知道他是否听明牌行动,还是置之不理。公司里传说这个老家伙很有钱,可以做相当大笔的交易,但是就手续费而言,他对公司没有多少贡献。至少没有人看到他有多少贡献,他叫做白粹奇(Partridge),但是大家在背后叫他火鸡,因为他胸膛很厚,而且习惯把下巴贴在胸口上,在不同的房间之间走来走去。
    这些顾客全都乐于在别人催促下,被迫做一些事情,好把失败归咎在别人身上,他们习惯去找老白粹奇,告诉他一个内线人士的朋友的朋友,建议他们做某一支股票。他们会告诉他,他们没有听这个明牌行动,希望他会告诉他们应该怎么办。但是不管他们的明牌是买还是卖,这个老头的回答总是一样。
    顾客困惑地说完故事后会问:“你认为我应该怎么办?”
    老火鸡会把头斜向一边,现出慈祥的笑容,凝视着这位股友,最后他一定会很感人地说:“你知道,这是多头市场!”
    我一再听他说:“噢,这是多头市场,你知道嘛!”就好像他给你一个无价的护身符,用100万美元的保险单包起来一样,当然我不懂他的意思。
    有一天,一个叫做阿默·哈伍德(Elmer Harword)的人冲进公司里,写了一张委托单交给职员,然后冲到白粹奇先生身边。白粹奇正很有礼貌的听着约翰·范宁说一个故事,说那次他听到吉恩下单给一位营业员,约翰跟着买进100股,赚了微不足道的三点,当然就在约翰把股票卖掉之后,这支股票在三天内上涨了24点。这至少是约翰第四次告诉他这则令人伤心的故事,但是老火鸡一样同情地笑着,好像是第一次听到一样。
    阿默走到老头身边,没有跟约翰·范宁道歉,就告诉老火鸡:“白粹奇先生,我刚刚把我的克莱美汽车股票卖掉了。我的朋友说市场应该会回档,我可以用比较低的价格买回来。所以你最好也这样做,也就是说,如果你还抱着这支股票的话。”
    阿默疑心地看着自己最先给他明牌、叫他买进的这个人。业余或免费提供明牌的人总是认为,他们拥有接受他们明牌的人的身心,甚至在不知道明牌会有什么结果之前,就是这样。
    “是的,哈伍德先生,我仍然抱着这支股票,当然抱着!”火鸡感激的说道,看来他很感谢阿默想到他这个老头。
    “现在是你获利落袋,到下次回档时再买进的时候了。”阿默说,就好像他刚刚替老头填写了存款单一样,因为没有看到受益者脸上出现热切的感激之情。阿默继续说:“我刚刚把所有的每一股都卖光了。”
    从他的声音和样子来判断,你就是保守估计,也会认为他卖了100张。
    但是白粹奇先生摇摇头,抱歉的低声说道:“不!不!我不能这样做!”
    “什么?”阿默叫道。
    “我就是不能这样做!”白粹奇先生说,他很困扰。
    “我难道没有给你明牌,叫你买吗?”
    “你有,哈伍德先生,我很感激你,真得是很感谢,先生,但是...”
    “等等!让我说话!那支股票十天内不是涨了七点吗?对不对?”
    “对,我很感谢你,小老弟,但是我不能想像要卖这支股票。”
    “你不能?“阿默问说,开始露出怀疑自己的神色。大多数提供明牌的人对接受明牌的人都有这种习惯。
    “不,我不能。”
    “为什么不能?”阿默靠得更近了。
    ”这是多头市场!”老头这样说,就好像他提出一个又长又详细的解释一样。
    “这点不错,”阿默说,因为失望,他看来很生气。“我和你一样清楚这是多头市场,但是你最好把你的股票脱手,在回档时买回来,你应该可以降低自己的成本。”
    “小老弟,”老白粹奇用很苦恼的声音说—“小老弟,要是我现在卖那支股票,我会失掉我的部位,这一来我又怎么办呢?”
    阿默·哈伍德双手一摊,摇着头,走到我旁边想博取同情,“你搞得懂吗?”他用演戏般的低声问我:“我问你!”
    我没有说话,所以他继续说:“我给他一支克莱美公司的明牌,他买了500股,赚了七点,我建议他脱手,在早就应该有的回档时,把股票买回来。我告诉他时,你听他怎么说,他说如果他卖掉了,就会失掉工作,你懂这种话吗?”
    “对不起,哈伍德先生,我没有说我会失掉我的工作,”老火鸡打岔说:“我是说我会失去的我的部位。等你像我这么老,像我这样经历过这么多好景和恐慌之后,你会了解失去你的部位是任何人都承受不起的,连约翰·洛克菲勒都受不了。我希望这支股票回档,好让你能用很低的价格买回来。但是我自己只能根据我多年的经验交易,我为这种经验付出昂贵的代价,不想再浪费第二次学费。但是我仍然像钱已经存在银行里一样那么感谢你。这是多头市场,你知道的。”然后他走开了,留下一脸茫然的阿默。


    老白粹奇的话对我没有多大意义,一直到我开始思考我这么多次看市场大势这么正确,却没有赚到应当赚到的那么多钱时,才了解他话中的意义。我愈研究,愈明白这个老头有多聪明。他年轻时显然有同样的缺点,知道自己的人性弱点。经验告诉他,这种诱惑多么难以抗拒,而且总是证明代价很高昂,对我也是一样代价高昂,他不愿意接受这种诱惑。
    我认为,了解他的话,在我的自我教育中是跨进了一大步,我终于明白老白粹奇先生不断告诉其他顾客:“噢,你知道这是多头市场!”时,他其实想告诉他们,赚大钱不是靠个别股价起伏,而是靠主要波段,也就是说不靠解盘,而是靠评估整个市场和市场趋势。

    这里让我说一件事情:在华尔街经历这么多年,赚了几百万美元,又亏了几百万美元之后,我想告诉你这一点:我的想法从来都没有替我赚过大钱,我总是坚持不动替我赚大钱,懂了吗?是我坚持不动!对市场判断正确丝毫不足为奇。你在多头市场里总是会找到很多开始就作多的人,在空头市场里也会找到很多开始就作空的人。我认识很多在适当时间里判断正确的人,他们开始买进或卖出时,价格正是在应该出现最大利润的价位上。他们的经验全都跟我的一样,也就是说,他们没有从中赚到真正的钱。能够同时判断正确又坚持不动的人很罕见,我发现这是最难学习的一件事。但是股票作手只有确实了解这一点之后,他才能够赚大钱。这一点千真万确,作手知道如何操作之后,要赚几百万美元,比他在一无所知时想赚几百美元还容易。
    原因在于一个人可能看得清楚而明确,却在市场从容不迫,准备照他认为一定会走的方向走时,他变得不耐烦或怀疑起来。华尔街有这么多根本不属于傻瓜阶级的人,甚至不属于第三级傻瓜的人,却都会亏钱,道理就在这里。市场并没有打败他们,他们打败了自己,因为他们虽然有头脑,却无法坚持不动。老火鸡在做他所做的事情,并且坚持下去,十分正确。他不仅有勇气坚持自己的信念,也很聪明,有耐心地坚持下去。
    不理会大波动,设法抢进抢出,对我来说是致命大患。没有一个人能够抓住所有的起伏,在多头市场里,你的作法就是买进和紧抱,一直到你相信多头市场即将结束时为止。要这样做,你必须研究整个大势,而不是研究明牌或影响个股的特殊因素,然后你要忘掉你所有的股票,永远忘掉!一直到你看到,或者你喜欢说,一直到你认为你看到,市场反转、整个大势开始反转时为止。要这样做,你必须用自己的头脑和眼光,否则我的建议会跟告诉你低买高卖一样白痴。任何人所能学到一个最有帮助的事情,是放弃尝试抓住最后一档,或第一档。这两档是世界上最昂贵的东西。总计起来,这两档让股友耗费了千百万美元,多到足以建筑一条横贯美洲大陆的水泥公路。
    我开始比较没那么不明智地交易之后,研究自己在傅乐顿公司的操作时,注意到另外一件事情,就是我最初的操作很少让我亏损。这样自然使我决定一开始就玩大的。这样让我对自己的判断深具信心,但是有很多次,我都让别人的建议甚至让自己的不耐烦破坏掉了。一个人对自己的判断没有信心,在这种游戏中走不了多远。这些大概是我学到的一切,研究整体状况,承接部位,并且坚持下去。我可以没有半点不耐烦地等待,可以看出会下挫,却毫不动摇,知道这只是暂时的现象。我曾经放空40万股,看出大反弹即将来临。我认定,正确地认定,这种反弹在我看来是无可避免,甚至是健全的,在我的账面利润上,会造成100万美元的差别。我还是稳如泰山,看着一半的账面利润被洗掉,丝毫不考虑先回补、反弹时再放空的作法。我知道如果我这样做,我可能失去我的部位,从而失去确定赚大钱的机会,大波动才能替你赚大钱。
    绝大多数交易者——请允许我们称之为“客户”——都是相似的。你会发现,其中极少有人能够老实承认华尔街不欠他们分文的。在富勒顿公司,也是常见的客户群。各种层次、各种阶段皆备!喔,倒是有一位老兄和别人都不一样。头一件,他确实年长得多。第二件,他从不主动向旁人提供交易建议,从不吹嘘自己的赢利经历。他是一位倾听高手,专心致志地听取其他人的言谈。他似乎不大热衷于打听内幕消息——也就是说,他从来不问说话的人听说了什么或者知道什么。不过,如果某人主动给他提供消息,他总是礼貌有加地感谢提供者。有时候,他会再次感谢消息提供者——当消息证明是真的时候。但是,如果消息未被证实,他也从不抱怨,因此,没人知道他到底是采纳了那条消息,还是当作了耳旁风。他是交易厅里的一个传奇,这老家伙很富有,能够动用相当大的头寸。然而,从佣金上说,他并没有给这家公司贡献多少,至少别人很难注意得到。他的名字叫帕特里奇(Partridge),不过,他们背后给他起诨名叫“火鸡”,因为他胸膛宽厚,而且习惯把下巴搁在胸口,大摇大摆地在各间办公室走来走去。

    那些客户统统渴望有人推一把,迫使自己有所作为,这一来如果失败的话就可以把错处都推到别人头上了,他们习惯于有事便找老帕特里奇,告诉他某位圈内人士的朋友的朋友建议他们操作某个股票。他们告诉他,听到这消息后什么都没做呢,想听他说说他们该怎么做。但是,不论他们听到的是买进还是卖出的消息,这老先生的回话总是同一句。

    等那位客户讲完故事、诉说了自己的困惑后,接着问他:“您认为我应该怎么做?”

    这时,这老火鸡把脑袋歪向一边,带着慈父般的微笑注视着那位交易同行,终于语重心长地开了口:“你知道,这是牛市!”

    一次又一次,我听他说“噢,这是牛市,你知道!”好像他正在赠给你一份价值连城的护身符,而且用价值100万的意外事故险保单包好了。当然,那时我并不懂他的意思。

    有一天,一位名叫埃尔默·哈伍德(Elmer Harwood)的家伙冲进营业厅,火急火燎地写好一张指令,交给店员。随即赶到帕特里奇身边,后者正彬彬有礼地听约翰·范宁(John Fannings)絮叨他那个老故事,说当时约翰凑巧听说基恩给他的一家经纪行下的指令,于是跟风买进,但是约翰只买了100股,而且只挣了微不足道的3点,当然了,紧接着约翰卖出之后,那股票3天上涨了24点。约翰向帕特里奇倾诉这件伤心事,这至少是第四回了,但是这老火鸡脸上堆满同情的微笑,就像头一回听说一样。

    好,埃尔默找着这位老先生,和约翰·范宁招呼也不打一个,便急匆匆通报老火鸡:“帕特里奇先生,我刚刚出掉所有的克莱美斯汽车(Climax Motors)。我的人说,市场肯定要回调,我能用更便宜的价格买回来。所以你最好也这么办吧。我是说,如果你还没卖掉的话。”

    埃尔默满腹狐疑地看着这个人,当初就是他把第一手买进消息传授给这个人的。业余的,或者说义务奉送的消息提供者,总觉得得着他消息的人欠了他天大的人情,甚至在他还不知道消息到底灵不灵的时候就是这感觉。

    “是呀,哈伍德先生,我还拿着哪。当然了!”火鸡感激地说。埃尔默还惦记着这位老人,多好的人啊。

    “好,是时候了,现在卖掉入袋为安,下次跌下来的时候再进。”埃尔默说,好像他刚刚给老人开了一张存款单。埃尔默从受益人的脸上没看到激动感恩的神色,于是继续道,“我刚刚卖掉手上的每一张股票!”

    从他的声音和神态来看,保守估计,你也会觉得他至少是1万股的大手笔。

    然而,帕特里奇面带难色地摇摇头,低声嘟囔:“不!不!我做不来!”

    “为啥?”埃尔默叫出声来。

    “做不来就是做不来!”帕特里奇说。他一副极为难的样子。

    “难道不是我给你消息买进的吗?”

    “是您,哈伍德先生,我对您非常感激。真的,打心里感激,先生。但是——”

    “打住!听我说!难道这股票没有在10天里连涨7点吗?难道没有吗?”

    “的确,我对您感恩戴德,我亲爱的兄弟。但是,我不能考虑卖掉这股票。”

    “你不能?”埃尔默反问,脸上开始显出疑惑的神色。绝大多数消息提供者同时也习惯于打探消息。

    “是的,我不能。”

    “为什么不能?”埃尔默往前凑得更近。

    “为什么,这是牛市啊!”老家伙说这话的样子,好像刚刚交代了长篇大论的详尽解答。

    “那是啊,”埃尔默说,看上去因为失望而气恼。“是牛市,我跟你一样清楚。但是,你最好先把你那些股票卖了,回落的时候再买回来。这样,就好降低持股成本了。”

    “我亲爱的兄弟,”老帕特里奇说着,显得十分痛苦——“我亲爱的兄弟,要是现在我把股票卖了,就丧失了自己的立场,那样的话,我到哪儿立足呢?”

    埃尔默·哈伍德两手甩得高高的,摇着脑袋,走到我这边,寻求我的同情:“是不是莫名其妙?”他对我做耳语状,可调门却像在台上表演,“你说!”

    我没吱声。于是,他继续道:“我告诉他看好克莱美斯汽车的消息。他买了500股。现在已经有了7点利润了,我建议他先出手,回调的时候再买回来,其实早该回调了。我刚才告诉他,你听他说什么?他说要是他卖了,就要丢饭碗。这话是怎么说的?”

    “求您原谅,哈伍德先生。我没说我要丢饭碗,”老火鸡插嘴道,“我说的是丢掉我的头寸。等您和我一样老了,就会经历跟我一样多的繁荣和恐慌的轮回,到那时候就会知道,没人承担得起失去头寸的后果,就算约翰·D·洛克菲勒(John D Rockefeller)也不行。先生,我希望这股票回落,您能用低得多的价钱再买回你的筹码。但是我自己的能力仅限于根据自己多年的经验来交易。为得到这些经验,我已经支付大价钱了,我不想要再付第二次学费。不管说什么,我对您的感激就像已经把这笔钱存在银行里一样。这是牛市,你知道。”说完,他踱着方步走开了,留下满脸茫然的埃尔默。

    老帕特里奇的话对我当时没有多大影响,当我开始琢磨自己数不清的“捡了芝麻丢了西瓜”的败招时,才如梦方醒——我对大市的判断那么准,本应赚到大笔利润,然而每每只抓住其中一小部分。我对这个问题研究得越多,就越能清晰地认识到这位老人多么有智慧(图5.1)。显然,当他年轻的时候,曾经遭遇同样的挫折,由此清楚地认识到自身的人性弱点。因此,他再也不允许自己受到这样的诱惑。多年经验教导他,这样的诱惑难以抵挡,另一方面,这样的诱惑总是被证明代价沉重,就像我已经付出的一样。


    
    (经过1902年的平淡和1903年的下降趋势后,终于迎来了1904年和1905年波澜壮阔的大牛市,最大涨幅超过l00%。请记住老帕特里奇语重心长的教诲:“噢,你知道,这是牛市!”正是在这轮牛市行情中,26、27岁的利弗莫尔终于领悟到大势的重要性,虽然他的资产并没有很快增长。)

    老帕特里奇之所以再三告诫其他客户:“噢,你知道,这是牛市!”本意乃是告诫他们,大钱不是从哪一次或几次个别起伏中产生的,而是从主要趋势中产生的——就是说,大钱不在于阅读行情纸带,而在于全面估量总体市场及其趋势。当我终于认识到这一点的时候,我觉得,我的交易教育前进了一大步。

    就是这儿,请让我强调一点。我已经在华尔街打滚多年,赢过千百万美元,也亏过千百万美元,我要给你的忠告是:我之所以挣大钱,从来不是凭我的作为,而是始终凭我的无为。明白吗?凭我的耐心坚守。正确判断市场方向,其实没有什么奥妙可言。你总是发现很多人在牛市早期便已经看多,在熊市早期便已经看空。我认识许多人,他们都有能力精准把握时机并正确行动,当价格恰恰处在有潜力造就巨额利润之处时,便开始买进或卖出。然而,他们的经历总是和我同出一辙——也就是说,他们都没有从中实现真正算数的利润。既能够正确判断,又能够耐心坚守,这样的人凤毛麟角。我发现,这属于最难学会的内容之一。但是,作为一名股票作手,只有牢牢掌握这一点之后,才能赚大钱。对一名交易者来说,真正学会交易后赢得百万美元,比他在懵里懵懂的日子要挣几百美元还容易。“会者不难,难者不会”,千真万确。

    原因就在于,某人也许看市场一目了然,但是当市场正在花时间逐步酝酿他预料必然出现的进程时,却变得没有耐心或者怀疑动摇。如此之多的华尔街才俊,根本不属于肥羊的层次,甚至也不属于第三个等级,竟然不能幸免亏损,这正是其根源所在。不是市场打败了他们,是他们自己把自己打败了。他们虽然有脑子,却不能持之以恒。老火鸡如是操作,并如是告诫同行,完全正确。他不仅有勇气把自己确信的判断付诸行动,更有明智的耐心坚持到底。

    不理会市场大幅运动,一门心思抢进抢出,是我一项致命的错误。没有人能够捕获所有的波折。在牛市行情中,做法只能是买进并持有,直到你确信牛市已经接近尾声。要这么做,你就必须研究总体市场状况,既不是内幕消息,也不是影响个别股票的特殊因素。然后,忘掉你所有的股票;忘掉,才能保住!耐心等待,直到你看到——或者如果你愿意这么说的话,直到你认为你看到——市场方向逆转,即总体市场状况开始反向。你必得施展自己的才智和眼光才能做到这些,否则,我的忠告就像叫你“买低卖高”,白痴一般。最有益的一桩,任何人都能学会,是不再企图抓住行情最后的?美元——或者行情最初的?美元。这两个?美元,是世上代价最高的?美元。它们令股票交易者付出的代价加起来何止千百万美元,足以修建一条横跨美洲大陆的水泥高速公路。

    通过研究自己在富勒顿营业厅的交易记录,我有另一个发现,在我交易懵里懵懂的程度减轻之后,我的操作最初很少出现亏损的情况。这自然导致我决定开仓就是大笔交易。同时,这也增强了我对自己判断能力的信心,使自己不至于受他人建议的干扰,甚至也不至于受自己偶尔沉不住气的干扰。在这个行当里,如果对自己的判断缺乏信心,没人能够走得很远。这些就是我学到的全部内容——研判总体市场状况,建立头寸,并坚持到底。我能不带丝毫急躁地等待。我能眼看着市场回调而不动摇,心里明白这只是暂时现象。我曾经在卖空10万股的过程中预计市场出现大幅回升。我已经预计——并且是正确地预计——这样的回升,在我看来,这是不可避免的,甚至对行情是有益的,可能会对我的账面利润造成100万美元的差别。尽管如此,我仍坚守立场,眼看着自己的账面利润席卷而去,却从不曾动一动这样的念头:先平回空头头寸,等市场上涨时再卖空。我明白,如果这么做,我就会丧失头寸,而只有我的头寸才会给我带来一网打尽的现实性。唯有大行情,才能为你造就大利润。
    逻辑至刚。
    信号至美。
    大哉波段!
  股市论谈 最新文章
一个37岁中年男人的内心独白
《实盘贴》千万计划——2018乘风破浪
从高点已经跌去一半,在山顶的朋友等解放军
平常的职业,平和的心态,平实的功夫,平静
一套短线狙击龙头套利模式分享给大家
龙头板块周期三花聚顶
印度十年牛市,搞不懂中国股市为何这么差,
市场先生评股市——用我二十年的经验告诉你
正阳复盘:(附股票池)
15个交易日从4万4做到9万7!
上一篇文章      下一篇文章      查看所有文章
加:2018-11-03 01:50:00  更:2018-11-03 01:54:41 
 
  网站联系: qq:121756557 email:121756557@qq.com  学淘股